禁庭娇

第115章 番外·娇媚(1 / 4)

(5)绮梦

她面色煞白, 狼狈地低下头去整理衣裙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入了夜,谢灼回到床榻上。

疲倦迟迟袭来, 他渐渐合上眼皮, 意识如同堕入了深渊,黑暗从四面八方涌现而来。

等到潮水褪去, 眼前就浮现出了旖旎的一幕——

暗香浮动, 红烛燃烧。

她跪伏在他腿边, 衣衫不整,裙裾如盛放的花骨朵铺展在后,一缕缕烛光照在她面上,她眼中盈盈若若,似含泪一般看着她。

蜡烛落在她周身, 点点星火四溅, 化成了一缕青烟依偎在她周身, 遮住了她露在外的笔直修长小腿。

那桃红色蒲桃纹小衣潮湿地贴在她身上,不合她的身段, 什么都遮不住, 一边带子从她肩头滑落,那一粒红痣冷不丁撞入他眼中。

她仰起头, 如瀑乌黑长发铺散垂落在雪白的腿上, 一张脸颊因为他的打量,脸颊一侧浮现起淡淡的粉红, 更增了一种娇弱之态。

那粒颜色妖艳的红痣,在他眼前不停地乱晃。

她已经双十年华, 比起豆蔻年华的少女, 身段更显窈窕玲珑, 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股风情。

譬如此刻,她唇角口脂散乱,身子楚楚可怜地颤抖,眼中带着期期艾艾,柔柔地唤他“七叔。”

而她的声音,也如她人一般没骨头。

谢灼垂眸于那一粒红痣,久久不曾移开目光,她抬起手去遮挡,被谢灼一下拨开了手。

他用指尖挑起她小巧的下巴,捏在手心里把玩,逼着她抬头,看着她脸颊红透,犹如遭受极刑一般承受着他指尖爱怜的抚摸。

她哀求他放过她。

可天底下任何一个男人,都无法拒绝她这样的美人尤物,只单单看着她,便是一种视觉享受。

美人夺魂摄魄,就像是能吸食男人精魄的妖精。

他的血管之中好像有一股晦暗的情绪复苏,血液渐渐沸腾,指尖终是向下,抚上了那粒妖蛊般的痣,她身子微微一颤,睁大眼睛看他,……

谢灼从梦中醒来时天色尚未亮。

他掌心轻捧额头,头痛欲裂,一股巨大的空虚感席卷了他的身心。

他仰起头,阖着双目,喉结的线条紧绷,仿佛在压抑着身体里的躁动。

他说她是妖媚祸水,是蛊惑人心的妖精,可难道不也是他自己下流,才会梦到自己的侄媳?

他手撑着眉骨,睁开明亮的双眸,喉结轻轻滚动,在黑暗里轻轻地自嘲了一声。

(6)勾引

正午时分,雪还在下着。

谢灼来到了未央宫,还没入内殿,便听里头传来了说话声。

门口太监面色为难地看向谢灼:“皇后娘娘与叶婕妤在里头。”

谢灼道:“孤入内拿些奏折便走。”

他手搭在门上,随即听到了她的说话声:“宫外传来消息,道臣妾母亲病重。恳请陛下允许臣妾出宫一趟。”

“出了这样的事,你还有脸面来与朕说这番话?你二叔借外戚的身份卖官鬻爵,下面人把证据都送到朕这里了!记住你的身份是皇后,别老惦记着你那上不得台面的母家,朕没有因为你